天台旅游

您当前位置: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 天台旅游 >> 天台游记攻略 >> 浏览文章

丁凯:青衣约我游琼台

2013年05月20日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字体: 】 阅读数:

    唐代著名道士司马承祯曾写过《天地宫府图》,开列了一份名单,把天下所有的洞天福地分为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天台赤城山排名十大洞天第六位,叫“上清玉平之洞天”,由上天派遣的玄洲仙伯治理。桐柏真人修道的桐柏山列七十二福地第四十四位。如果不考虑现在行政区划的分割,还可以加上属于天台山脉的司马悔山、灵墟、天姥等福地。 
  司马承祯是道教茅山派的重要传人,而且是有唐一代著名的道教理论家。他曾长时期在天台山修炼,这种情况下出炉的《天地宫府图》就难免遭到本位主义的诟病,但在道教看来,天台山高一万八千丈,周围八百里,“牛斗之分,上应台宿,光辅紫宸”,所以称为天台山,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神仙的三种出处 
   “神”与“仙”不同,前者是道气所化,属于先天自然之神,出于天地未分之前,像玉皇大帝、南极仙翁,老百姓是学不来的;但是,通过长期修炼,老百姓最终可以达到长生不老的目标,也就是得道成“仙”。东晋葛洪的《抱朴子·内篇》和北宋张君房的《云笈七签》讲的就是修仙、炼丹、画符的理论和方法。       
  一般说来,神仙特点有三:曰长生不死,曰逍遥自在,曰神通广大。成仙之后,可以驾龙乘云,可以无翅而飞,可以潜行江海,可以变鸟兽,可以不吃饭不喝水,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当然,神仙和人间一样,也有高下之别。道教最早经典《太平经》就把整个神仙体系分为六等。 
  神仙信仰可以上溯到远古社会时期,东汉以降,吸收了方士方术,开始成为道教信仰的核心内容。在道教看来,神仙常常居住在三个地方:一是天上,二是***,三是洞天福地。升天可不是容易的事,自身条件不说,还得有很好的交通工具,像骑着箕宿、尾宿,乘着白鹤、凤凰,或者吃点仙药,再有腾云驾雾的蛟龙、麒麟、猛虎一类的灵兽配合才行,古往今来,也不过傅说、王子晋、萧史、弄玉、刘安那么几个人,扳着手指都数得过来。就是算上《仙苑编珠》、《续仙传》、《三洞群仙录》、《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各类神仙传记,数量也不超过现在“福布斯”榜上的富豪数量。至于***,据说西王母曾告诉汉武帝,八方大海之中,有十大洲,但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烟涛微茫信难求”。从战国时代的齐威王开始派人***访仙寻药,一直到秦始皇、汉武帝,虽然预算和支出不断增加,层次和级别相继攀升,但没有不一无所获、铩羽而归的。所以在***寻仙活动受挫之后,陆地上的大山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托名刘向写的《列仙传》,是一本早期的纪传体神仙史,里面记载的诸位神仙,大多就住在山里。但这些山,不是一般的山,山里面的洞,也不是一般的洞。这些山洞,都是一个独立的神仙世界!带有浓厚道家色彩的大诗人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说:“洞天石扇,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这些洞天不仅深不可测,而且金庭玉阙什么都有,比孙悟空那个全是石头的水帘洞可不知道强多少倍。洞天福地中不仅有炼丹的原料,也有正神地仙,这些都是采药求仙的必要条件。于是天上和***开始被扬弃,原先的三十三天的神仙住所搬到了洞天福地,求仙的途径更加“贴近”人民群众了。 
  然而,入山修道的生活,是艰苦异常的,虽然听起来常常白云缭绕、溪流淙淙,每天生活在4A级风景名胜区里,可是天寒地冻、找不到食物饿肚子,也是常有的事情。世传华山陈抟一睡百来天不起床。其实独处深山野岭,长期营养不良,以致竟日昏昏欲睡,也是常理。 

天台仙迹的滥觞 
  天台山的神仙,最早可以追溯到道教始祖黄帝。据传皇帝曾来琼台,拜九元子为师,金炉铸鼎。但从目前所及资料来看,最早有名有姓,而且“从群众中来到群众去”的神仙,大概就是刘阮遇仙的事。这是一桩发生在东汉明帝永安年间的艳遇,嵊州籍农民兄弟刘晨、阮肇到天台山采药迷路。结果遇到两位仙女,好吃好喝款待,白天笙歌燕舞,晚上神魂颠倒,结果半年后回家,见到的居然是七世儿孙!后来,刘、阮二人再度入山,不知所终。据说在两百年后的晋武帝太康八年,有人在山里还碰见他们。刘、阮的故事广为流传,许多戏曲小说都引用他们的故事,这大大勾起了世间古代大男人和今天小男人的想象。 
    不止于此,唐代元和年间,南岳衡山有两个叫柳实、元彻的人坐船,却被风吹到一孤岛上,结果遇到穿五色锦绣衣裳的南溟夫人。南溟夫人嗔怪说:“过去天台有刘晨、阮肇,现在又出来柳实、元彻,这难道是命中注定?”于是招待仙酒仙肴,临别时赠送玉壶,并亲笔题诗:“来从一叶舟中来,去向百华桥上去。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指点了两人成仙之路。由此可知,刘阮遇仙事非但人间流传,连神仙,包括“留洋”的神仙,也熟悉来龙去脉。南溟夫人没有像那两位仙女一样招待柳、元,大概是前车之鉴,怕竹篮打水一场空,或者和两位仙女本身就是朋友,得到“闺中密友”指点,也未尝没有可能,无论如何,天台山仙境是声名在外了。 

仙乐风飘处处闻 
  据说天台山东面有个山洞,进去十余里,有个市场,各类食品琳琅满目。有一个僧人到洞中,肚子饿了,就买了蒸饼充饥。同行的僧人辟谷,就没有吃。两人继续走了十余里路,出了山洞,竟然到了山东的登州!但是,那个吃饼的僧人闻风而化,立即变成了石头。 
  这样的山洞,天台山不少。《会稽记》中的仙人许迈,曾给朋友写信说:“从天台山到海边,常常可以见到金堂玉室、仙人芝草。”赤城山上,有一个道人洞,据说是玄洲伯君治理处,里面有三个洞穴,非常险要。道人洞附近,有一个玉京洞,周围三百里,据说原始天尊在玄都玉京山说法时,仙人就住在这里。山洞南连缙云山,北接四明山,东抵大海,西通剡河,洞里不仅有日月星辰,还有名花异草,味香气馥,处处沁心怡情。从晋到唐,历代祭祀天台山神,就在这个地方。 
  据《天台山志》,天台山西北的桐柏山,是周灵王太子王子晋的治所。司马承祯的《上清伺帝晨桐柏真人真图赞》说,王子晋做了神仙后,去拜访上清天高圣太子玉晨玄皇大道君,这位神仙是万道之主,诸仙之尊,相当于现在的组织部长。凡是刚做了神仙的人,都要前去拜诣,才能接到任命。大道君按照德业高低,确定神仙品位,赏赐相应的车马仪仗,高下有别,尊卑有序。王子晋得到的头衔是桐柏真人、伺帝宸,于是,“车羽盖,仙灵侍从,旌节导引,龙鹤飞翔,从天而降”,来到桐柏山的金庭洞宫中,做起了逍遥的仙官。从此,各路神仙迎来送往,交会游集。 
  金庭宫就是现在的桐柏观,座落在卧龙、玉女、紫霄、翠微、玉泉、华琳、香琳、莲花、玉霄九峰回环中,道家称“金庭洞天”。中有三桥,一见二隐,边上的树木是苏琊琳碧、泉水是石髓金浆。人要是吃了,可以长生不老。陶弘景的《真诰》说:“吴有勾曲之金陵,越有桐柏之金庭。三灾不至,洪波不登,实不死之福乡,养真之灵境”。陶是南朝时候的“山中宰相”,皇帝有事常常向他请教,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算得上是他对桐柏山作为神仙和人间中转站的形象描述。 
  据说在汉代,周义山曾到桐柏山拜谒桐柏真人,作为成仙的步骤。晋代,桐柏真人还降临位于今江苏句容的道教“第一福地”茅山,度杨羲成仙。 
  除了正宗的神仙,亦仙亦道的高人(也可以称为地仙或人仙)也有不少。自炼丹大家葛洪以来,不胜枚举。仅以隋唐两代为例,隋文帝即位时,其子晋王杨广向天台道士徐则请教道法,后世尊徐为“天台真隐东海徐先生”。唐高宗调露期间,司马承祯来桐柏,皇帝降《赐司马承祯置观敕》,以后有三任皇帝共四次召司马承祯进京,问道问计。唐宪宗期间,皇帝为了能够找到长生不老的药,还特地任命柳泌来台州作刺史,专门负责到天台山采药。发动“会昌法难”的唐武宗,虽然对佛教好不手软,却仰慕天台道士徐灵府,花了不少心思,好几次降旨召徐灵府进京,却都被徐以“甘老在岩松”委拒。 
  与司马承祯过往甚密的李白,歆慕天台福地,曾写下一首《题桐柏仙山崇道观》,感叹自己“谪仙人”的遗憾之余,道尽天台美妙仙境!诗曰: 
    龙楼风阙不肯往, 飞腾直欲天台去。 
    碧玉连环八面山, 山中亦有行人路。
            青衣约我游琼台, 琪木花芳九叶开。 
    天风飘香不点地, 笑把烟霞俱抖擞。 
    明朝拂袖出紫微, 壁上龙蛇空自在。 

只羡鸳鸯不羡仙 
  元代陈致虚后,由天台紫阳真人张伯端开创的内丹派南宗归于全真道,天台就很少听到有高道了,更遑论仙人。道教的各路高人,在全真七子之后,也很少听到还能修炼成仙的。大环境来看,明清以降,道教就逐渐走向衰落了。这可能与道教实践的容易“证伪”有关。佛教从来不说信佛就可以不死,相反,人是要死的,但死后有六道轮回,这是一个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终极目标,反正死无对证嘛,更重要的,佛教的缘起因果法则不断得到现代物理学的证明,有人据此认为,佛教是正信的。道教却蔑视有生必有死的自然之道,认为“我命在我,不在于天”,不信因果,不信命运,全力探讨衰老病死的缘由和长寿的秘诀,虽然大大领先于现代科学的思路(今天的诺贝尔获奖者才讨论到基因、DNA、克隆,道家的房中术也大大领先于当下的“伟哥”、前列腺药品)但最后没有制成不死之药,也是事实。科学社会学大师波普认为理论的科学性在于它的“证伪性”,与此对照,长生不死之说难免有“迷信”之嫌。再者,不要说天上的神仙世界,就是地面上的地仙生活,也有很多非人间所有。最典型的就是各种装饰材料:“沉香为梁,玳瑁贴门,碧玉窗,珍珠箔”,更有甚者,像“香醪嘉馔”、绝代之色的女乐,不仅老百姓不敢想,达官贵人也不敢非分。所以历代以来,就不乏不愿意成仙的人。《太平广记》卷七《神仙传》中的“白石先生”就不肯修炼升天的道术,宁愿在人间活着,做一个快乐的世间人。还有像唐明皇、白素贞、聂小倩,很多很多,都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再退一步,炼丹所需要的原料,如水银、丹砂、钟乳,都是贵重物品,一般人买不起,更重要的,如果服用稍有不慎,后患无穷。像魏晋时候的“五石散”,服散后全身发烧,之后变冷,症状颇象轻度的疟疾,而且一定要穿薄衣,吃冷东西,以凉水浇注身体,就是所谓“寒衣、寒饮、寒食、寒卧,极寒益善”。如果能冻出肺炎来,效果更好。这谁受得了?! 
  即使这些困难都克服了,炼丹也不是好玩的。《太平广记》中的“杜子春”,经受了“尊神、恶鬼、夜叉、猛兽、地狱”考验,喜、怒、哀、乐、惧、恶、欲各个关卡都通过了,就是过不了“爱”一关,结果丹炉发火,前功尽弃。当然,也有不用炼丹的“绿色通道”,比如吃到“类人手,肥润而红”的“肉芝”,但哪里能找到?! 
  葛洪曾告诫人们,不能少见多怪,因为没有见到过神仙就武断地认为世界上没有神仙,但是,形同冒险、结果渺茫的成仙之道,只能让人民群众敬而远之。天台的神仙,恐怕只能追忆了。 


网友评论:

天下天台山 | 浙江天台山 | 天台旅游网络宣传推广 | 联系我们 | 天台企业建站推广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