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旅游

您当前位置: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 人文天台 >> 天台山文化 >> 浏览文章

世界上最早的放生池:天台山始丰溪

2013年05月20日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字体: 】 阅读数:

放生的由来

佛家五戒之一为“不杀生”,同时主张放生。《盂兰盆经疏》云:“释则三节放生:一、岁终,二、夏满,三、忌辰。”佛家认为万物平等,飞虫鸟兽也与人类一样有求生的欲望,故释放羁禁的生物,是一种莫大的功德。

世界上最早的放生池是天台山始丰溪。据《佛祖统记》卷33中说:“放生,《光明经》述流水长者子救鱼十千,天子报德,此缘起也。智者买断簄梁,悉罢江上采捕,此立法也。赴计诩狱中之难,报修善堂上之恩,此显验也。”这里明确指出:智者大师在天台山“买断簄梁,释罢江上采捕”,是世界上第一位缔造大放生池并为放生池善举“立法”的佛门大德。为了缅怀大师创宗立法、拯救苍生的宏恩大德,我们行脚于天台山麓的始丰溪畔,口念佛号,追寻大师当年买水放生的遗踪。

关于流水长者子救鱼的事,据《金光明经·流水长者子品》载:昔有国王,名天自在光王,“修行正法,如法治世,人民和顺,孝养父母”。国中有一长者名持水,“善知医方,救济病苦”。后生一子,名流水。他“受性聪敏,善解诸论,种种技艺书疏算计,无不通达”。而且秉性慈悲。流水长者子有二子,一名水空,一名水藏。长者子带着二子,“次第游行城邑聚落”,最后到一大空泽中,见诸虎狼狐犬鸟兽在争吃肉血后,奔驰而去。长者子想:它们究竟吃的什么东西呢?上前看,“见有一池,其水枯涸,于其池中多有诸鱼”,在泥沼中奄奄一息。长者子生大悲心。这时池边的菩提树神也“示现半身,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大善男子!此鱼可愍,汝可与水!”长者子问树神:“此鱼头数为有几所?”树神回答说;“其数具足,足满十千!”长者子听到鱼数之多,更感悲切。为了救活十千生命,他便“驰趣四方,推求索水”,但找不到水源。急切中看到远处有棵大树,便上前采摘树叶,拿到池上,把一瓣瓣树叶覆盖在鱼身上,“与作阴凉”。然后继续求水。他仔细观察池水从何处流来,顺藤摸瓜,去找源头。走了好多路,看见一条河。还看见许多“恶人”为捕此鱼,在上流悬险之处,“决弃其水,不令下过”。当时“决处悬险”,就是百千人用上十来天工夫恐怕也难以将其修补好。长者子实在感到束手无策,便跑到国王处,把详情告诉国王,恳求借20头大象,背水以救鱼生命。国王答应后,长者子便带着二子,驱20头大象,“从治城人借索皮囊,疾至彼河上流决处盛水。象负驰疾奔,还至空泽池,从象背上,下其囊水,写(泻)置池中。水遂弥满,还复如本”。这时,群鱼得水,慢慢复苏过来,纷纷摇起尾巴在岸边追逐游行。

长者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在池边仔细观察群鱼悠闲踊跃,又想:这些鱼为何老是跟着我游走呢?“必为饥火所恼,复欲从我求索食物”。我应当找些食物给它们吃,他便对儿子说:“汝取一象最大力者,速至家中,启父长者子,家中所有可食之物,乃至父母饮啖之分,及以妻子奴婢之分。一切聚集,载象背上,疾还父所,至空泽池。”儿子遵命去做。取来食物之后,长者子把它散入池中,群鱼见食,踊跃欢腾。

长者子又想:我虽已给了鱼群水和食物,还应当给它们施舍未来世的“法食”。他记得先前有个比丘在读大乘方等经典时,对他说过:“经中说,若有众生临命终时,得闻宝胜如来名号,即生天上。”我应当为这十千条鱼“解说甚深十二因缘,亦当称说宝胜佛名”。长者子想到这里,便入水池中对诸鱼说法道:

南无过去宝胜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宝胜如来本往昔时,行菩萨道,作如是誓愿:若有众生于十方世界临命终时,闻我名者,当令是辈即命终已寻得上生三十三天。

接着,长者子为群鱼“解说如是甚深妙法,所谓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说法完后,与二子回到家里,为了喜庆群鱼得水、得食、得法,他设酒食宴饮宾客。当晚,“其地卒大震动,时十千鱼同日命终,既命终已,生忉利天”。

再说群鱼生忉利天后,成为十千天子。他们深深感激长者施水、施食、施法的恩德,“从忉利天下阎浮提,至流水长者子大医王家。时长者子在楼屋上露卧眠睡”。十千天子为报深恩,开始了行动。经文中是这样描写的:

十千天子以十千真珠天妙璎珞置其头边,复以十千置其足边,复以十千置其右胁边,复以十千置其左胁边。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积至于膝,作种种天乐,出妙音声。阎浮提中有睡眠者,皆悉觉寤。流水长者子亦从睡寤。是十千天子于上空中飞腾游行,于天自在光王国内,处处皆雨天妙莲华。

第二天一早,天自在光王询问大臣:“昨夜何缘,示现如是净妙瑞相,有大光明?”大臣告诉他:“忉利诸天于流水长者子家,雨四十千真珠璎珞及不可计曼陀罗华!国王便召长者子盘问。长者子说:”我想我所救的十千鱼必定已经命终,生忉利天,特来报德。国王派人去池中查看,果然发觉“其池中多有摩诃曼陀罗华,积聚成 。其中诸鱼,悉已命终”。

经文中讲述了这事的经过后,说:“尔时,世尊告道场菩提树神、善女天:欲知尔时流水长者子,今我身是;长子水空,今罗睺罗是;次子水藏,今阿难是;时十千鱼者,今十千天子是!”

始丰溪成为放生池的经过

据《天台县志》记载:始丰溪,又名大溪,贯穿天台盆地。发源于东阳县大盘(今属磐安)南麓,东北流经方前,注入里石门,在后求乡入天台县境,流经龙溪、祥明等十余乡,在滩岭下湾村南出境入临海,于三江村与永安溪汇合后称灵江。又流经黄岩,称澄江;至海门,称椒江,然后出海。全长300余里。始丰溪两岸百姓大都以捕鱼为业。

陈太建七年(575),智者为避金陵的喧嚣,率徒来到天台山静修时,看到“接江源,连亘海际”长300余里的始丰溪,“渔捕簄业,交横塞水。杀戮既多,煮炙无算。夭伤物命,有足悲者”(智者《遗书与临海镇将解拔国述放生池》,见《国清百录》卷4)。他认为,这也就产生了因果报应:造成“公私去来(船只)频遭没溺,以此死亡不可称数”(同上)。智者以大慈大悲的心怀,发动僧众“货(卖)衣资什物”,从渔主孔玄达等人处赎买鱼簄(编竹为栅,置溪中以截鱼之去路而捕取的渔具),同时宣扬放生的功德,使始丰溪“永作放生之池,变此鱼梁,翻成法流之水”。他还对放生的善信授三皈依,说大法以结法缘。

当时,从天台至临海郡城,可乘始丰溪的船只通行。智者常在船上讲经说法,教导渔民好生去杀,以求福报。临海内史计诩敬奉佛教,十分支持智者的工作,太建十三年(581)他请智者讲《金光明经》,“到《流水品》,檀越羊公贺等闻斯妙句,咸舍簄业,凡五十五所”。羊公贺、严续祖等簄主还皈依了佛门。从此,始丰溪上渔簄消失,成为法池。鸢飞鱼跃,其乐无穷。智者特将此事表奏陈宣帝,称:“雨华满室,答长者之恩;明珠照夜,报隋侯之德。斯因植妙行于前修,播芳风于末代。福不唐捐,善无虚失!”并请宣帝下敕,将始丰溪至灵江段永作往生福池,禁断渔猎。宣帝宣口敕云:“此江若无乌贼珍味,宜依所请,永为福池。”(同前)于是,台山海曲的始丰溪,成了世界上最早的放生池。

陈至德元年(583),陈少帝敕散骑常侍、国子祭酒、著名文学家徐孝克撰文,为智者创放生池之事立碑颂德。这是六朝时期非常著名的一篇骈文,全录于下:

夫太易无体,吕类所以咸享;太一无名,至人于是设教。仰观俯法,远取旁求。兼三以才,吹万维物。建官台铉,则五岳作镇;辨方伯牧,故四渎分流。辟伊阙,览八纮,凿龙门,陂九泽。播厥习险,因之以利民;相生卜洛,树之以君长。坎之时用大矣哉!

我皇帝作圣凝神,乘图御箓,无为无欲,道契汾阳;垂拱垂衣,德隆至治。辰象辰明,管灰合序,方外无虞,海内有截。被风雅于华戎,盛雍熙于囊代。巍巍乎,难得而称者也。

至如光启法式,敷荣道树;化彰十善,弘济四生。天台修禅寺智顗禅师,蔬练自居,苦节行矣。奉扬皇风,总持像季。禅师俗姓陈氏,颍川人也。乃有妫之后焉。四友惊座,逖听多美;六奇列爵,世载其贤。祖诠早世,父起祖,梁使持节散骑常侍益阳县开国侯。禅师童真出家,聪敏易悟。寓居荆、峡,遂化幽、并。自北徂南,兼行禅智。林交五柳,既馥旃檀之氛;塔现三层,终县(悬)水精之色。云崖天乐,不鼓自鸣;石室全容,无形无影。秀岭 崟,浪波浩瀚;洪涛蜃气,冒远苞空。巨壑乔松,干云翳日;翔集飞走,丛育珍怪。池中藏玉,观曲杖而易辨;渊内沉珠,见圆流而可别。神通开士,如意桑门;振锡咒泉,腾空舞钵。受丹仙容,泛急水而时来;避官真人,乘回风而回至。厥土宏丽,灵谶斯在。禅师福慧镃基,声光利益。宣猛将军、临海内史计尚儿,子勋之胄,世显方术,卖药登仙,闻于昔汉;剖符作守,即此明时。请转FA轮,讲《金光明经》一部。前云骑将军、临海内史陈思展,及其犹子陈要卿等,即土人也。戎章衣绣,优秩家邦。奉屈禅师,次讲法华经典。白牙团扇,初开律藏之门;玉柄尾,旁阐经王之偈。系珠始训,亲友醉除;梦鼓将鸣,梵魔疑遣。因乃双明诫劝,广辩殃福。尚儿仍奖谕簄主严续祖、羊公贺等群贤。凡百君子,信誓斯立。丹诚恪勤,白业谐辩。嗟如棠之往累,叹钓濮之来缘。各舍簄业及鱼梁等,合六十三所。二缘树下,悬唱善哉;五旬座上,遥闻弹指。巨海无际,一时清谧;众生无边,同荷安快。掌擎世界,未粤难思;手把虚空,非名希有。桂阳王殿下皇枝之贵,思懋间平,情崇孔释。吐悬河之旨,击节证明;示半月之形,深心随喜。五侯三杰,曾不间然;黄发青衿,咸同踊跃。藏诸篆素,青编落简;树以贞碑,芳声靡绝。假令山止海运,惠施之美犹传;龟吉筮凶,镌勒之功无毁。

孝克才惭十倍,学墮三余,春蒐秋狝,久捐染截,书绅画地,曾何图写;虽复张池,并黑宁拟?妙辞岘石徒刊,非能墮泪,仰熏心之上善,羡山水之清音。寸志片言,乃为铭曰:

设位观像, 剖极开浑。 荡荡为大, 苍苍维轩。

膏川泪渎, 地脉河源。 导疏咨禹, 盖取维轩。

嗟乎坎德, 至矣坤元。 淳风乐土, 君临御寓。

明明孝治, 穆穆圣主。 道冠当今, 功高前古。

庄协嘉瑞, 美均击拊。 仁沾动植, 泽及遐宇。

释种高族, 身资飘蔌。 匪慕分圭, 归心染服。

辞彼缘虑, 言施幽谷。 志托松筠, 形随槁木。

七觉善诱, 五禅清肃。 无远弗届, 无思不服。

将军邦宰, 肩印销罪。 淑女良夫, 民业珍贿。

靡宏十明, 宁追百倍? 不见所欲, 忘怀无待。

各舍货泉, 同成佛海。 决漭冥蒙, 瞻眺唯空。

屏师送雨, 列子扬风。 鲲鳞以北, 极外之东。

远水衔日, 曾波驾蓬。 地上之比, 山下之蒙。

泾清渭浊, 朝宗会同。 天台维节, 林泉掻屑。

顶列三辰, 峰危九折。 瀑布高泻, 神状姝洁。

响若奔雷, 皎如素雪。 隆冬不凝, 炎旱无竭。

石桥杳邈, 晨晖映彻。 仰止青霄, 俯临丹穴。

鸟路云通, 人途径绝。 渤澥难边, 含情泝沿。

嗷嗷岌岌, 万万千千。 鼓鳃掉尾, 相望自然。

壁网无挂, 任钩不牵。 歌舼静拽, 响俎停羶。

行满业大, 弘生为最。 断树诚规, 翳樊斯诫。

噌参灵鹤, 敬康神蔡。 随感明殊,于期轩盖。

嘉会信征, 潜腾是赖。 逝矣虞渊, 波澜易迁。

高岸涂谷, 蓬海桑田。 石余几拂, 芥尽何年?

大地将陨, 须弥洞然。 风倾金际, 火及初禅。

猗欤水性, 报转常圆。

这篇碑文,四平八稳,用的是“台阁体”,淋漓恣肆,尽铺叙之能事。表达了当时“巨海无际,一时清谧;众生无边,同荷安快”的欢乐心情,在中国佛教史上极富史料价值。此碑原立于始丰溪畔,后移置县前五显庙(见《天台山方外志·碑刻考》)。碑文见《国清百录》及《天台山方外志》。

碑文中提到的临海内史计尚儿,即计诩。他曾请智者至郡城讲《金光明经》,并劝簄主“好生去杀”,为将300里的始丰溪建成放生的法池,作出重要的贡献。对此,章安的《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中曾有如下的记载:

于时计诩临郡请讲《金光明经》,济物无偏,宝冥出窟,以慈修身,见者欢喜;以慈修口,闻声发心。善诱殷勤,导达因果。合境渔人改恶从善,好生去杀。湍潮绵亘三百余里,江溪簄梁合六十三所,同时永舍,俱成法池。一日所济,巨亿万数,何止十千而已哉!(《大正藏》卷50,第193页)

《别传》中还记载,计诩的功德不久就得到回报:“诩后还都,别坐余事,因系廷尉。临当伏法,遥想先师,愿申一救。其夜梦群鱼巨亿,不可称计,皆吐沫濡诩。明旦,降敕特原诩罪。”(同上)由于群鱼的荫护,计诩终于受到皇帝的特赦。

智者在郡城江上曾多次宣讲《金光明经·流水品》,号召四众“好生去杀”。《别传》中也有关于灵应的记载:

方舟江上讲《流水品》,又散粳粮为财法二施。船出海口,望芙蓉山,耸峭丛起,若红莲之始开;横石孤垂,似萎花之将落。师云:“昔梦游海畔,正似于此。”……当于午时,忽起瑞云,黄紫赤白,状如月晕。凝于虚空,遥盖寺顶。又黄雀群飞,翾动嘈嘈,栖集檐宇,半日方去。师云:“江鱼化为黄雀,来此谢恩耳!”

福池的重兴

陈少帝至德三年(585),智者奉诏至金陵讲经,在太极殿开讲《仁王般若经》。少帝亲自拜听于座下。翌年,太子从智者受戒。不久,隋灭陈。智者避乱,至匡山。由于他在佛教界名声很大,而新即位的隋文帝杨坚及其子杨广也笃信佛教,因而屡次敕问智者的行止。开皇十一年(591),晋王杨广将智者迎至扬州。同年十一月,智者为杨广授菩萨戒。然后离开扬州,漫游荆、湘。

隋开皇十五年(595)9月,智者应晋王杨广之请,再至扬州讲《净名经》,讲毕辞归天台,重整山寺,习静林泉。这时,他发觉前拆除的鱼簄,又重新竖立在溪水之中。临海县尉甚至提出“毁所树之碑,复民簄业”。智者将此事启告晋王杨广。杨广立即传符旨,令簄民放生。但临海县尉却拖延执行,认为这不是隋文帝的旨意,台州土地贫瘠,为使“军民丰沃”,只好让其捕鱼。智者即写长信给临海镇将解拔国,述放生池之事。这封信包括以下3方面的内容:一是叙说始丰溪作为放生池的建立缘启,指出:“昔陈氏江东地不过数千里,犹若此慕善忘怀;仰惟皇帝(隋文帝)陛下秉金轮而御八表,握宝镜以临四民,风雨顺时,马牛内向”,“岂有富极天下而吝惜一江源,恩洽宇内而独隔数百里,改莲池之鱼,兴烧煮之业,使军民恣其伤杀,水族婴其酸楚,身首分离,骨肉糜溃?”(《与临海镇将解拔国述放生池》,见《国清百录》卷4。下同)二是叙说台州临海一带是晋王奉隋文帝管辖之地,一切应以晋王的符旨为准,而智者自己此次重返天台山是为晋王修功德治葺和开放生福会的。他指出:“至尊(文帝)以晋王殿下有文武奇才,故遍加委任江南诸州,事无大小,皆由决判。”若“是非由于县裁判,不关晋王,如此之言岂可闻于王耳?且大王亲有符旨,开许放生;何容在所私行壅遏?贫道辞还幽谷,有二因缘:一为大王功德治葺旧寺;二为案行江溪,修营福会。共诸檀越,造建菩提。”因此,他有权督促当地继续将放生池的事办好。三是叙说放生功德:“一人有庆,保磐石之基,使十千之鱼,恣相忘之乐!”他还指出:“北方人士寿长有福,岂非慈心少害,感此妙龄;东海民庶多夭殇,渔猎所以短命。贫穷乃是世间现见,可为鉴诫者也!”信中最后恳切地指出:

今若断三归之命,养五阴之身,斯则废净土之华业,起无边之重过。事既反常,恐非养生之术。……明府在镇清严,远近称叹,一钱不纳,一犊不留。 参养鹄,卒获宝珠;孔愉放龟,终佩金印。檀越若不逆晋王符旨,不乖贫道之言,则是再洒法流,奉宣帝道。有德必酬,无善不报。玉佩雕弓,不求自至;金印紫绶,应念便来。……

解拔国看到他的信后,深深受到感化,遂下令始丰溪两岸渔民,永废簄业。

我们驱车在始丰溪岸边,寻访智者当年讲《金光明经》的地方。导参领我们来到天台、临海两县交界处的百步村附近,据当地父老相传:当年簄主羊公贺、严续祖等就居住在这里。智者在百步村的溪边讲经时,他们当场答应立即拆除鱼簄,并表忏悔,以后皈依了智者。我们仔细观赏百步村前的溪水,依然水丰草密,鱼跃鸢飞,一派生机勃勃的欢乐景象。溪滩的芦苇中,黄雀在咿呀唱歌。同伴笑着说:“这些黄雀可能就是当年智者所救的鱼类所应化的吧!”

考台州地方志载,智者居天台山时,除了将始丰溪作为最大的放生池外,他所安居的修禅寺和幽溪道场等处,也都开凿了放生池。智者赴临海崇梵寺讲经时,发觉寺中没有放生池,便率领僧众在寺前开凿放生池。《浙江通志》卷231《寺观六》引《台州府志》记载:“初,僧智顗于(崇梵)寺南北建放生池,造阿育王塔,号普光塔院。”据传智者在崇梵寺也讲过《金光明经·流水品》,并教导僧众:佛子应慈心对待众生。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子是我母。我生生世世皆由彼等生。六道众生亦悉是我父母。若见世人杀生时,应方便救护,解其苦难。我们沿始丰溪而下,驱车去瞻仰崇梵寺前智者所主持开凿的放生池,经历代修葺,至今尚保存完好,鱼群欢跃,足以发人遐思。

自从智者大师创放生池后,放生之事始盛行起来。唐肃宗乾元二年,诏在山南道、剑南道、浙江道等地置放生池,凡81所。宋慈云大师奏以西湖为放生池,四月八日大放鱼鸟。天圣三年(1025),四明知礼大师亦奏准永久成立南湖放生池之佛生日放生会,并撰放生文以定其仪轨。明、清以来,随著放生池的增多,民间放生会等组织也逐渐增多。直到今天,几乎每座寺院都建有放生池。这是智者大师恩德延被的见证。



网友评论:

天下天台山 | 浙江天台山 | 天台旅游网络宣传推广 | 联系我们 | 天台企业建站推广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