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旅游

您当前位置: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 人文天台 >> 天台山文化 >> 浏览文章

远逝的佛影——记天台山三座消失的古刹

2013年05月20日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字体: 】 阅读数:

 

  天封寺

  许多人把天台山的华顶峰看作是一朵莲花的花心,四周连绵的群山就是仰放的花瓣,而天封寺就藏在花心与花瓣的深窝之间。它背北朝南,寺前有一条溪水和一湾平畴,再就是如画屏一般的山峰。尽管峰顶上云遮雾盖,而这里却是阳光一片,轻风拂面。许多人会想,置身于莲花深窝的天封寺,理应会得到更多的呵护。可是39年前的那一场莫名的大火,却使天封寺化作了一缕烟尘,久久地消失了。
  在去天封寺的途中,我脑海里不停地出现一幅春意盎然的画面。
  1192年早春的一天,细雨如织,在杭州的一条深巷里,宋代大词人陆游在小阁楼上挥笔为天封寺修复书写碑记。他推开花格窗,透过雨丝,他似乎望见那天台山中的那座宏殿崇楼,也望见“慧明”法师有些苍老的面容。三年前当戴笠柱杖的慧明法师与他执手相别时,陆游就应诺寺成之时撰写碑记。与天封寺未曾谋过一面的陆游,在那个雨天开始了他对天封寺的神游。在他的心里,整修一新的天封寺,就如是早春的桃苞柳芽,生机勃勃。
  驱车来到华峰村,我径直走到南面山岙里一条机耕道,向北望去,原先的天封寺,就在那一片高低错落的农家瓦舍之中,一条小溪如是柔情的绸带从村的西头绕到东头,一座挂满青藤的石拱桥,桥畔有一棵绿荫如盖的古树。
  公元1692年3月的一个黄昏,也是在这条小路上,走来一个一身疲惫的书生。当他望见天封寺那一片崇阁宏殿时,心情也如是寻觅着归宿的鸟儿一般的激动。那晚,寺中梵音阵阵,书生模样的人在寺中倘佯着。在厚厚的夜色里,他感到的是一种慰藉和温馨,回到厢房里他点着蜡烛。在他的游记中写道“及五更梦中,闻明星满天,喜不成寐”。他就是我国最著名的游行家徐霞客。对于他来说,只是他漫长旅行中一个及其平常的夜晚,可对天台山来说,却是这位古代旅行家的第一个驿站,也是他游天台山的始点。
  身负使命的徐霞客自然不会在这里逗留太久。次日一早,他便告辞寺僧踏上去华顶的羊肠小道。当他走上山岗,一阵清风将悠扬的梵呗声送到他的耳畔。他回首望着朦朦晨色里的天封寺,默默注视了一会儿。他想到了什么?他一定想到那位气宇轩昂的智者大师。
  公元575年的初冬,智者大师在华顶的山巅上拜读了《楞严经》,带着弟子从山上下来。他觉得有些累,便坐在山脚的小溪边的磐石上憩息。令他感到惊奇的是,山上云雾翻滚,而这里却是风和日丽。一向相信自己刹那间迸发灵感的大师,心中有些激动,他看上了这块藏纳苞聚、酷似莲花窝的地方,他立即决定就在此创建了在天台山的又一个修禅之地,始称“灵墟道场”。大师在这里说法修禅,这里的磐石、智者岭、卓锡泉都与留有大师的身影。智者大师在这里的最大收获是注解了《涅槃经》。……
  当我沿着徐霞客的足迹,踏入那座古朴的石拱桥。映入眼帘的,是路旁的草丛中歪斜着两只石鼓,沿着宽宽的石阶而上,是一块平坦地,四周是一座座相拥相挨的村舍。我极力想寻觅一丝丝古刹的踪影。大词人陆游写的碑文在那里?当年徐霞客迈入的山门在什么方位?智者大师坐过的磐石又在那里?……可是随着目光的寻觅,失望与惆怅也越来越浓地袭来。拥挤的房屋,使我没有了想象的空间。那一块块砌入墙角的雕刻成莲花纹的方石,还有铺在水坑上的刻有“天封寺”字样的石板,似乎就是当年古刹辉煌的全部。
  站在天封寺的遗址上,炽烈的阳光,照得人两眼发花。前面的古桥、古树宛如是一对风烛残年的老人,互相搀扶着,天天守在村口,企盼着什么,希冀着什么。
  时光流逝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天封寺大殿的四周,已经簇拥了许多的农家。寺里只有一位法名叫“唯亚”(音)的僧人。这位和颜善目的老法师,身份除了是一位虔诚修行的僧人,还是村里农业社的一名社员。他系上围裙在社里的大食堂里帮厨,干得不亦乐乎。后来,粮食没了,大食堂歇火了。他也空闲了下来。一天清晨,他如往常一样,在大殿内做完课,诵毕经,在菩萨前又插上柱香,然后带上殿门,卷着衣衲,走下台阶。他脚步有些沉重。他缓缓地走上石拱桥时,不由地回头望了一眼与这座与他依依相伴了大半生的古刹,他的眼有些潮湿了。眼前也景物也变得模糊而遥远。一阵风刮来,将他的僧袍高高的扬起。他顿觉自己的整个身子也如一片枯叶一般,飘向空中。他心里一阵的发凉,一阵的酸楚。可最使他心痛的还是六年以后的那个初冬。
  许多人清晰地记起那个日子,1967年的农历11月26日。那天日头很好,村里的社员吃过中饭就徒步去县城。因为转日的一大早,在城里的南门溪滩要召开全县的“批斗大会”。村里只留下一些想晚饭过后赶去县城的人。当他们相邀着要赶路时,只见一道道火光,如是蛇信一般从一家的门窗呼呼地往外喷吐着。“起火了!”他们忙去拎桶端盆,提水浇火,可火势却越来越猛,夜空中升腾的火焰有些骇人,发出“哔哔啪啪”的热烈声响。驻守在华顶峰上的战士从漆黑的山径上飞奔着而来。火势已开始吞噬天封寺大殿,人们拎着水桶脚步不停地穿梭在小溪与大殿之间,可那一桶桶水泼过去丝毫不能减弱猛烈的火势,只听得“轰”地一声,大殿的顶坍塌了,继而从瓦砾中窜出的一股火光直冲夜空。村民们惊恐停下动作,望着夜空中那股强劲的火光,……,从火光中飞扬的片片瓦砾,纷纷扬扬。火光也映红了那块刻着陆游写文的石碑。天亮时,人们发现,天封寺大殿那两人都合抱不过的柱子,已是焦黑如炭。从那龟纹一般的裂痕里还在冒着丝丝的青烟,直到两天后才停息。
  在天封寺大殿的原址前的石板条上,村民们时常坐在这里憩息。那场摄魂夺魄的大火,还有那冒着青烟燃了几天的殿柱,他们还是述说得细致入微,情绪奋然,仿佛就是昨日刚发生的一般鲜活。
  39年前的那场大火,使古老的天封寺消失了。可它曾经拥有的辉煌与积聚的文化,却化作一抹永不飘散永不冥灭的岚气,在山林间久久地回旋。

 



网友评论:

天下天台山 | 浙江天台山 | 天台旅游网络宣传推广 | 联系我们 | 天台企业建站推广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