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旅游

您当前位置: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 人文天台 >> 天台山文化 >> 浏览文章

唐诗之路·嵊州篇

2013年05月20日浙江山水旅游网 【字体: 】 阅读数:

诗人孟浩然乘一叶帆船,渡过钱塘江,是在唐朝的一个秋天。仕途失意的诗人,追寻前人的屐履,要入天台访友了。

大唐开元十八年,诗人孟浩然舟泊西陵古渡,“西陵遇潮处,自古是通津”,据说这是越国大夫范蠡屯兵之城。前往剡中或天台,都要在西陵古渡停泊,待船闸开启,再取道浙东古运河,泛剡溪而上。

四年前的秋天,诗人李白也曾泊舟于此。孟浩然在驿馆的名簿上,就翻到了诗人李白草签的大名。

剡溪

   湖月照我影

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犹在

渌水荡漾清猿啼

                          唐·李白

        唐朝的一个月色之夜,诗人李白舟过剡溪。剡溪是曹娥江的上游,四水汇流而成溪,“上绵四五百里”,流经之地,古称剡中,即今嵊州、新昌两县,自古以来,便是越中胜地。

依据《道书》的说法,剡字为“两火一刀,可以逃”,故剡溪两岸,多隐居之士。南朝诗人谢灵运便是其中之一。

据宋人高似孙《剡录》记述,剡溪口嶀山之北有石床,为谢灵运垂钓处。而《水经注》也说,谢灵运与惠连曾在嶀山栎树下联句,句成,则刻于山间的赤壁之上。舟来帆往,凡经剡溪口,都可以见到。

诗人李白在明月之夜,登上嶀山之时,谢氏题刻尚历历大目。那个写过“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宰相诗人李绅,在入仕途前,曾三临嶀山,读书龙宫寺中,谢氏题刻不知被他临过多少遍了。可惜千年风雨剥蚀,现在已湮没殆尽了。

湮没的还有始宁别墅。这是东晋衣冠南渡以来,谢氏一族封居之地。从谢安东山再起到谢灵运遨游山水,始宁别墅一直名士云集。唐朝的诗人远涉山水,踏访剡溪,就有一半是为东晋以来隐逸剡中的高人,另一半则为山水。据考证,有400余位唐朝诗人到过剡溪,留下了2000余首诗歌,这是一条撒满唐诗的古代水道。

诗人李白在唐朝的秋天,初入剡中,寻访谢公宿处时,看到了落叶下的始宁别墅。不远处的剡溪静静流过,偶尔传来几声清猿的啼鸣,乌桕树下的始宁别墅一派宁静。几百年风雨后,“谢公宿处今犹在”,诗人惊喜不已。

安史之乱后,垂暮之年的诗人李白曾想在始宁别墅边上筑一草堂,隐居剡中,学谢灵运自制木屐,放游山水,“独散万古意,闲垂一溪钓”

和唐朝的诗人一样,李白在剡藤之上录下了自己的诗歌行旅。剡藤是一种当时最好的纸,由产于剡溪两岸的千年古藤精制而成。

剡藤自晋以来,就声名显赫,据传王羲之作书,谢灵运录诗必用剡藤。唐朝诗人对剡藤也视为宝物,诗人陆龟蒙就说“宣毫利如风,剡纸光如月”。离开剡中的诗人们,行囊里总要放一刀上好的剡藤。

东晋遗风

此中久延伫

入剡寻王许

                      唐·李白

唐朝诗人溯剡溪而来,所慕的是东晋遗风。东晋衣冠南渡,偏安江南,使得越中一时名士雅集。

最为著名的,就是永和九年三月,王羲之邀集谢安等人兰亭修禊,曲水流觞的故事。王羲之为此而作的书法《兰亭集序》流芳百世,据说后来被唐太宗从其后人手中设计取走,带入昭陵,陪葬地下了。

在嵊州的金庭山,旧有金庭观,为王羲之晚年归隐处。依《名山洞天记》的说法,金庭为道家第二十七洞天,剡中山水以此为最胜。

在《金庭王氏族谱》中也说,王羲之认为此地山水奇幽,隔绝尘世,眷恋不已,就在此筑室而居。这是晋永和十一年的事,离兰亭雅集仅有两年,因不受朝廷重用,右军将军王羲之称病辞官,牧着几只白鹅,携着家人归隐金庭山了。

不久,玄言诗人许洵从钱塘江边迁来,筑知已墅,与王羲之相邻而居。僧人支遁也闻讯而来,在金庭山结庐说法,并创立即色宗。

三个好友,互为邻里,抚琴对奕,清谈玄言,一进风骚无两,引得世人侧目。王羲之身后,葬在金庭瀑布山,子孙则聚居山下的华堂村。南齐时,道士褚伯玉奏于朝廷,在金庭山王羲之旧居置金庭观,此时书楼和墨池都尚在。

几百年后,唐朝的诗人们纷纷寻迹而来,李白在诗中就说,“入剡寻王许”。不过诗人李白找到的只是一丘荒冢,昔年的道观及书楼已经踪迹全无,王羲之生前钟爱的白鹅也不见了踪影,唯有一个墨池尚在,池水的颜色还和其它的水池不同,相传王羲之当年洗墨池中,池水为之而黑。

其实早在李白之前,王羲之七世孙智永和尚的弟子尚杲来访时,墓道就已荒了,还是尚杲化缘重修了书圣之墓。墓边的一方碑石记述了此事。

千余年来,金庭山的王羲之旧居和墓冢,常因无人看理,而没于荒榛之中。而几里之遥的华堂村则雕梁画栋,千年不衰。旧时华堂村有十庵十庙十祠堂之说,鹅游青溪,小径幽幽,仿若世外桃源。

南山回舟

鸣棹下东阳

回舟入剡乡

青山行不尽

绿水去何长

                        唐·崔颢

在大唐开元的另一个秋天,诗人崔颢也鸣棹入剡溪了。崔颢没有走西陵古渡,他从东阳泛舟而下,过若耶溪,向剡溪而来。

至少在唐宋以前,浙东水网密布,一般的行旅都走水路。当年的南山是剡溪四水交汇处,古人都在南山回舟,或向天台踏歌而去,就像李白或者孟浩然,“欲寻华顶去”;或者就此作别剡中山水,继续自己的旅途了。

李白已寻天姥而去,孟浩然尚在鹿门山,诗人崔颢来到了剡溪。这是大唐开元的一个秋天,夹岸的橘子给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晚年依然念念不忘它的甘甜。

唐朝的南山回舟处,应该是一个繁华的集镇,现在已无迹可寻,早些年修水库,都淹在水下了。

没有淹掉的,还有一个南山边的鹿门书院。这已是宋人的故事了。

鹿门书院为南宋理学家吕大棋创立,因为和剡中的过氏缔结姻缘,又爱慕鹿门山的山水清妙,吕大棋就在此定居。宋时书院之风盛行,山居之余,吕氏就在此设书院讲学。其时鹿门山古木参天,时闻鹿鸣之声,故名鹿门书院。

宋淳熙七年,浙东大灾,理学家朱熹因负责浙东的赈灾,来到剡中,访吕大棋于鹿门,并在书院讲学,加上吕大棋之侄吕祖谦也闻讯而来,布坛鹿门,书院之名一时大盛。

鹿门书院之侧有更楼,系吕大棋之子吕祖璟所建,吕祖璟曾任淮南安抚使,因和权贵不合,退居乡野,建民团护卫乡里,更楼前的一方平地,据说便是当年的演武台。

朱熹昔年在鹿门题有贵门两字,故鹿门后世也习称贵门。离鹿门书院不远,有梅墅,为吕大棋隐居处,村口有访友桥,相传为朱熹与吕大棋相逢之处。登鹿门书院,南山湖尽收眼底,昔年的南山回舟处,就在湖下,朱熹登鹿门山,也是在此弃舟上岸的。

在嵊州这个古剡中之地,赏山观水最好的去处,还不是鹿门书院,而是古城隍庙的溪山第一楼。

古城隍庙在鹿胎山南麓,据传唐时便已在了。有修葺记录的,是在元朝。溪山第一楼为城隍庙前楼,已是清朝的建筑了。其名得自朱熹游鹿胎山时的一句赞语:溪山第一,揽剡中之胜。

雪夜访友

昨夜吴中雪

子猷佳兴发

                        唐·李白

雪落山阴,已有三日,晨间还絮絮扬扬的大雪,在东晋的这个冬夜停息了。

王子猷一觉醒来,已是月上枝梢,看着窗外的一片皎然之景,不由佳兴大发,乃命下人煮酒,赏雪吟诗。

弃官隐居山阴乡间的王子猷,随手拿起左思的一卷《招隐诗》,吟了几句,听到邻家的一声琴音,突然想起了好友戴安道。想听听他独步天下的琴声。

据《琴笺》记述,戴安道有一琴,比常制长一尺,琴音玄妙。时戴安道隐居剡中,离山阴尚远,王子猷就连夜坐船前往造访。

舟至戴宅,已是次日清晨,鸡鸣三遍了。不过令船夫不解的是,王子猷看了看戴宅紧闭的门扉,就坐船回山阴了。有人问起原因,王子猷就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则记录在《世说新语》的故事,使剡溪更添神趣。后世的诗人,像李白和孟浩然就专程来访这个遗留着前朝韵事的逵溪古村了。故事中的这两个人都是东晋名人,王子猷即王徽子,是王羲之的儿子,而戴安道即戴逵,则是东晋名士,精通音律,擅于雕技。

现在嵊州的艇湖山下,旧为剡溪故道,据说王子猷雪夜访戴逵时,曾停棹于此,因此得名。溪畔旧有访戴亭和子猷桥。

雪夜访戴,令多少唐朝诗人倾倒。他们鸣棹而来,在艇湖凭吊,就像李白和孟浩然,在遗下几首被后人口口传诵的诗歌后,一个挥棹向天姥,一个踏歌入天台,唐朝的诗人继续他们的诗歌之旅了。♂



网友评论:

天下天台山 | 浙江天台山 | 天台旅游网络宣传推广 | 联系我们 | 天台企业建站推广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