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旅游

您当前位置: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 人文天台 >> 天台神话传说 >> 浏览文章

刘阮采乌药遇仙的民间传说

2013年05月20日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字体: 】 阅读数:

天台山是道教名山之一,留下许多历史典故和民间传说。而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而误入桃源的神话故事更是脍炙人口,其传播之广、影响之大、被文人学士引用之多实属罕见。刘阮采药遇仙的故事,自唐代起就被广泛地写入诗词、歌赋、戏曲之中歌颂不已,成为文学史上引用典故的一大奇观。

源远流长

《幽明录》原文是:汉明帝永平五年,剡县刘晨、阮肇共入天台山取谷皮,迷不得返。经十三日,粮食乏尽,饥馁殆死。遥望山上,有一桃树,大有子实,而绝岩邃涧,了无登路。攀援藤葛,乃得至上。各啖数枚,而饥止体充。复下山,持杯取水,欲盥漱,见芜菁叶从山腹流出,甚鲜新。复一杯流出,有胡麻饭糁……

宋·郑至道是刘阮洞景点的开发始祖,其《刘阮洞记》载:刘阮洞,其传久矣。余窃邑于此,防于故老,往不知其所在。比按图得之,以询护国寺僧介丰……

此外,还有《剡录》、1994年版的《新昌县志》、1995年版《天台县志》、宋·陈咏著《全芳备祖》后集卷三十一胡麻条等均有记述。刘阮遇仙的故事梗概大体如此,有些古籍所载内容略有小异。故事流传极广,为六朝小说名篇。历代名士曹康、元稹、王十朋、阮鹗、齐召南、袁枚等皆为此留下华章,元曲大家马致远作杂剧《刘阮上天台》,“前度刘郎”成为文学典故。跟天台乌药相关记述的有明·《食物本草》卷五·胡麻、《本草纲目》胡麻条、明高僧传灯著《天台山方外志》·药属、《植物名实图考长编》、《本草纲目》服器部第三十八卷·纸等。

据以上史料可见把刘晨、阮肇“取谷皮”改为采药由来已久,至少也在宋代以前。采药遇仙故事在唐人的诗歌亦中可窥见一斑。唐元稹《刘·阮妻二首》:“仙府千年一度开,等闲偷入又偷回;桃花飞尽东风起,何处消沉去不回。”“芙蓉脂肉绿云鬟,罨画楼台青黛山;千树桃花万年药,不知何事忆人间。”曹康《仙子洞中有怀刘阮》诗:“洞里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茫茫……晓雾风灯零落尽,此生无此问刘郎。”

当代天台山文化研究者根据搜集到的民间传说和天台的中医药发展史料,更认定刘阮到天台山采的东西就是天台乌药,因为天台乌药历史悠久(下文有述),有“长生不老药”之誉,是朝廷贡品。曹志天、周荣初写的《桃源洞》和根据该故事由王修坚、袁甦等改编的剧本《刘阮上天台》是代表作品。

民间版本

而民间故事流传的也是刘阮采乌药遇仙。天台县三州乡,位于天台、新昌、磐安交界,跨台越婺三州,据笔者调查,有关于乌药的民间传说,故事内容大体相同:

远古时代天台有仙,外地人都非常向往。

天台有个桃源洞。嵊县新昌有两个后生到天台山采乌药,一路上采了十三日,采到没有人烟的地方,粮食已经吃完,筋疲力尽,饿昏了。这时,看到山上有一棵桃树,结了许多桃子,两个后生摘来桃子就吃,马上有力气了。再往下走,看到一条大溪。忽见溪水里飘着菜叶,后生想,近地肯定有人家。于是走向溪边,见溪里流着一钵胡麻饭,两个后生捞起胡麻饭,拼着吃了。抬头只见对面有两个绝妙的女子,一个穿红,一个着绿,向两后生招手,叫他们过去。水太深,过不去。红姑娘解下自己的腰带从溪的对岸抛过来,马上变成一座弓桥,两个后生就从桥上走过去,跟着两个女子走过一个弯,来到了一个开阔地,上面有座漂亮的房子,房前屋后种满药草,气候如同三八九月,不冷不热,当晚两后生被招亲。从此,白天他们一同采药,夜晚弹琴跳舞。

一日,他们照样出门采药。突然树上布谷鸟叫了起来,“归家,归家。”声音非常悲切。两后生忽然想起离家已久,家里肯定挂念。于是两女子送两后生带着满筐乌药等草药出山。

出了山,走的路感到很陌生。到家里看看都不如出来时的光景,全变了,找不到家。后生想了很久,只想起自己家门口边有一个半边捣臼。找到了半边捣臼,可家里人一个都不认识。后生向一个白胡须老倌打听,白胡须老倌告诉后生,他听爷爷说,爷爷的太太公到天台山采乌药后一直没回来。于是,白胡须老倌查了族谱才晓得他的七世太太公就是眼头前的两个后生。

后生这才如梦初醒,原来自己在天台山采乌药时碰到神仙了,真是“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啊。过几天,两个后生又进山,一直没有回来。

演变过程

《幽明录》所写的谷皮,抑或后来说的采药、采乌药,其中包含着什么原因和奥妙呢?笔者认为,其演变过程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项。

从刘阮故事形成过程看。汉末魏晋以来,兵荒马乱,时疫人祸,驱使百姓采药于深山,避乱于幽谷,入赘于他乡,其结果或一去而不复返,或久去而终归,或返多次而不知所终,这些都可能发生,此中悲欢离合本来就具有戏剧性和神秘色彩,再经过历代相传,增益附丽,因而成为离现实更远、也更美丽动听的神话。刘阮故事经历了321年(公元62年到383年)的流传演变,偶或有文人进行加工处理,最典型的就是

刘义庆。刘义庆以传说为主要依据,吸收了历代人神恋爱故事的某些细节,融合了神仙洞府一类幻想以增加神秘感与吸引力,终于创造出一个具有类似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般意境的神话来。

根据有关志书记载:刘晨、阮肇确有其人,嵊州市、新昌县均有桃源乡,有刘阮庙和刘门山、阮涧、阮公坛等地名。《旧经》、《嘉泰会稽志》、明成化《新昌县志》、《嵊县地名志》、《浙江古今地名词典》、明万历《新昌县志》、民国《新昌县志》等等都有提及,记载刘晨、阮肇历史上实有其人,阮肇的故乡在剡县阮庙。刘晨的故乡有二说,一说与阮肇同是剡县人,另一说是新昌刘门山人。遇仙故事发生在东汉时。

刘门山,在新昌县东南15公里桃源乡境内,居沃洲、天姥间,群峰攒簇,烟霭迷离,因刘、阮遇仙故事而名声大噪。清代著名学者天台齐召南有诗云:“刘门道是刘郎宅,风物真疑汉代余。”另据广东《肇庆府志》、《阳春县志》记载:刘晨后裔刘尚之,在唐代携家小从刘门山流寓广西贵县,其第三个女儿,取名刘三姐,即是后来广西的歌仙刘三姐(见上海《文汇报》1987年11月7日,作者:何浩深)。

无论是在嵊州乡里还是新昌县内,至天台山桃源洞,路途只不过几十里与百余里,只有采药才有可能花费十三日时间,十三日应该理解为十多天或者更多时间。一边采药、一边在岩石上晒药,采它个十天半月个把月,然后一路收回才能合乎情理,若是取别的什么比如说造纸用的原料就有些牵强。

当时物质贫乏,冻、饿、病是人们生存的最大威胁,食、衣、药是普通的必需品。“取谷皮”是一个通用说法,并非只取“谷皮”一样东西。“谷皮”只是一个托名,如同道家、医家把黄精托名米脯、野山姜,人参托名地精、神草等等一样。“取谷皮”相当于现代人“做生活”、“打工”等的说法。因此,把刘阮入天台山采药托名为“取谷皮”就不难理解了。

不管糓皮、榖皮、谷皮,不管构树、谷浆树,总体上是楮树的一种,它既能造纸又可药用,查考《植物名实图考长编》可得。

笔者查访嵊州市、新昌县和天台县有关志书及民间老人,均无楮树皮造纸的记载和民间传说。有关造纸的史实均与《本草纲目》相吻合,都采用藤、嫩竹、麦秆、稻秆及桑皮、山麻皮和笋壳等,古时制造成玉版纸、花笺纸、长连纸、小白纸、谱纸、牛皮纸和火纸等,现都关闭。

天台山的中医药养生保健历史随着道家的兴衰史与生俱来,历史悠久,自古以来颇受朝廷重视。据《台州府志》记载:昔天台多灵草,唐宪宗元和(806—821)间,方士柳泌任台州太守,到天台令吏民采药炼制长生不老药。其旧址尚存,称“丹霞小洞”,俗称太监洞,洞壁尚存清雍正十三年摩刻。有碑文记载:“传葛玄炼丹于此,唐刺史柳泌亦于此洞修药。宁绍总兵官银夏吴进茂勒石。”

不久以前,有人在桐柏石门坑一个险峻的山洞里,发现了一首摩崖石刻诗。“两峰高耸天,一溪寒漱玉。中有采药翁,采云引白鹿。——戊寅子时和同子”此诗作者和同子究竟是什么样人?出自哪个朝代?虽查了一些资料,仍无结果,但推测他是道家人物,作者就是诗中的主人──采药翁。他隐迹山林,清高超脱,平时过着与麋鹿为伍的采药生活,时间当在宋以前。



网友评论:

天下天台山 | 浙江天台山 | 天台旅游网络宣传推广 | 联系我们 | 天台企业建站推广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