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旅游

您当前位置:中国名山-天台山旅游网 >> 人文天台 >> 天台山文化 >> 浏览文章

徐霞客钟情天台山与天台山人纪实

2013年05月16日互联网 【字体: 】 阅读数:

  徐霞客(1587—1641),名弘祖,字振之,江苏江阴人。著名地理学家、旅行探险家、文学家和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徐霞客曾3次考察天台山,所作两篇日记,载于《徐霞客游记》卷首,共约5400余字。徐霞客第一次游历天台山共9天,实际在山上8天。第一天为万历四十一年(1613)三月三十日,他自宁海出西门,途经天台山东麓梁隍山即住下。四月初一日,骑马行二十五里至松门岭,舍骑步行上天台山,直到四月初八登赤城后才离开。第二次是在时隔20个年头后的崇祯五年(1632)三月十四日,也是从宁海出发。这次不是西行,而是南行,先至岔路口宿夜,转天经松门岭直上华顶峰。至二十日离开天台去雁荡等地游历,四月十六日返回,十八日宿斑竹后西去。实际在山上也是8天。徐氏两次考察天台山,均按日记载其所见所闻,文情并茂,引人人胜,读之犹如亲历其境。不愧是一位伟大的旅行家,同时也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地理学家、旅游文学家。

  天台石梁飞瀑有天下“第一奇观”之称,徐霞客对它的考察特别细致用心。第一次游山,先是从下方广仰视,但见飞瀑如在天际,作整体观察。待从断桥返回,已是暝色四下,仍然抓紧时间“停足仙筏桥,观石梁卧虹,飞瀑喷雪,几不欲卧”。翌晨,顾不得用餐,“即循仙筏上昙花亭”近观梁瀑;后又临险“从梁上行”,遇横石而回。这还不够,又“循寺前溪,复至隔山大石上,坐观石梁”,直到寺僧催他用饭才离开。第二次游天台山,“过上方广寺,抵昙花亭,观石梁奇丽,若初识者”。徐霞客先后6考石梁,传为佳话。

  正是这种远观近察、目击身历的过细考察和废寝忘餐、不畏艰险的献身精神,使他得以窥探到大自然的奥秘,在地理学上有惊人的发现和独到的见解。崇祯九年(1639)以前,徐霞客游览的都是海内名山,其游记,主要是带着真挚饱满的感情,描绘山水的千姿百态。由于他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不断深化扩展,萌生出揭示大自然奥秘的强烈愿望,因此在游记中,也反映出诸多有关地理科学的内容。天台山游记则是最好的见证:

  (1)对山岳形态的描述。山岳一般指比较高的山体。天台、雁荡,都是浙江名山中尤胜者,而景观迥异。这是由于岩石之差殊所致。游记在写到天台主峰时只说“荒草靡靡,山高风冽”,而记雁荡则是“绝壁四合,摩天劈地”、“夹溪皆重岩怪峰,突兀无寸土,雕镂百态”、“峰峰奇峭,离立满前”。前者为花岗岩,具地面节理,风化循地面剥落,多浑圆无奇,或者呈石蛋地貌(如龙王堂),后者为流纹岩,具垂直节理,受侵蚀分裂为峭立之奇峰。

  同为花岗岩,台西百丈崖则是另一番景观:峡谷壁立,琼台卓立如柱,双阙对峙如楼,层崖外绕,旁绝附丽。从地质上看,这种奇观是因为断层作用形成断崖,加上流水和风化作用造成。以前学者则认为是“溪流节刻玄武岩而成”。

  崎岖的山丘地面,在地壳长期稳定的情况下,侵蚀作用把山地夷平为起伏不大的地面。其后,又受到地壳的强烈抬升而呈现不同的高度。它们多是山区居民点的所在地和工农业比较发达的地区。徐霞客注意并描述了这种不同高程的“夷平面”;从国清到万年中经龙王堂,“每下岭,余谓已至平地,及下数重,势犹未止;始悟华顶之高,去天非远!”这是符合在晚第三纪至第四纪新构造运动的强烈影响下,天台山地三级夷平面的实际情况。徐霞客还重视单个山地地貌形态的描述,除了石梁外,尚有玉京洞、石笋、仙人坐(座)、寒拾岩、龙须洞、鹊桥、八寸关、一线天等。

  (2)对流水侵蚀地貌的描述。有涧、隘谷、溪、瀑布、壶穴等。涧,属于V形河谷,天台山涧曲折,落差较大,间有瀑流、深潭。如桃源,涧随山转,人随涧行。“两旁山皆石骨,攒峦夹翠……涧穷路绝,一瀑从山坳泻下,势甚纵横”,“初由涧口入里许,得金桥潭。由此而上,两山逾束,翠碧穹崖,层累曲折,一溪介其中。溯之,三折而溪穷,瀑布数丈,由左崖泻溪中”。在山涧中比较典型。

  瀑布,是在坚硬岩石的边缘或断裂线上,由于河流下蚀作用而造成的明显跌水现象。天台是多瀑山区,游记写到其中的石梁、铜壶、水珠帘、桃源、螺峰、百丈、三井诸瀑。铜壶是典型的多折瀑,“水瀑从石门泻下,旋转三曲;上层为断桥,两石斜合,水碎进石间,汇转入潭;中层两石对峙如门,水为门束,势甚怒;下层潭口颇阔,泻处如阔,水从坳中斜下,三级俱高数丈。各极神奇,宛转处为曲所遮,不能一望尽收。”其实第二层是“壶穴”,即水流涡动和下蚀作用所成的一种凹穴。这是一处腹大口小的瓮形巨洞,瀑水由崖岸下跌,在穴中回旋奔涌,由前面一处裂口冲出,犹如古代计时工具“铜壶”之滴水,昼夜不息,故名“铜壶滴漏”。

  徐霞客还从宏观上分析天台的水系。在3次游台之后,他以300字的篇幅归纳境内诸溪源流或“由宁海而往于海”或“西北注于新昌”,而绝大多数溪流注入大溪(始丰溪),条分缕析,如数家珍,与现代地理学关于天台诸水分属青溪、曹娥江和灵江水系的结论相符。

  (3)对生物资源的描述。游记第一页上就写道:“翠丛中山鹃映发,令人攀历忘苦。”后写到“万年寺前后多古杉,悉三围”,“寒石山下草木盘垂,山花烂熳”。这是植物。动物则有万年寺巨杉“鹤巢于上,传声嘹呖,亦山中清响也”。还几次写到老虎:“於菟月伤数十人”,地处万山坳中的弥陀庵,“上下高岭,溪山荒寂”,特注上小字:“恐藏虎,故草木俱焚去。”既写出山民的御虎措施,也流露了植被遭到人为破坏的忧虑。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对山地植物的垂直差异的发现。四月初三日登绝顶,但见“荒草靡靡,山高风冽,草上结霜高寸许,而四山回映,琪花玉树,玲珑弥望。岭角山花盛开,顶上反不吐色。”他解释说:“盖为高寒所勒耳。”与他在昆明棋盘山所见“顶间无高松巨木,即丛草亦不甚深茂”同一原理。这表明他对海拔高度与地理纬度对气候和植物分布的影响已有了明确的认识。他还发现温度与风对植物生态与植物分布的影响。天台山高气温低,在正常环境下长得高大挺拔的乔木松,变得矮小,“老干屈曲,根叶苍秀”,就好像徐霞客家乡闾门一带的盆景。而地势较低的明岩,则不一样,那里“青松紫蕊,蓊苁于上”,处于常态。

  (4)对人文地理的描述。徐霞客虽侧重于自然地理的考察,但他对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先人改造环境及其留下的文物古迹亦很关心。在“儒释道”三教兼融、号称“佛国仙山”的天台山,他游览和考察过的寺观有弥陀庵、天封寺、上下方广寺、国清寺、万年寺、大悲寺、慈云寺、明岩寺、寒岩寺、玉京洞、护国寺、高明寺、桐柏宫等。(李)太白堂、昙花亭、国清寺、寒石山还到过好几次。特别是第三次游台,旨在“尽天台以西之胜”。



网友评论:

天下天台山 | 浙江天台山 | 天台旅游网络宣传推广 | 联系我们 | 天台企业建站推广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